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什麼!遊戲生存第一可以保送大學 什麼!遊戲生存第一可以保送大學第4章 遇到紙新娘在線免費閱讀_家璐小說
◈ 什麼!遊戲生存第一可以保送大學第3章 同伴的屍變在線免費閱讀

什麼!遊戲生存第一可以保送大學第4章 遇到紙新娘在線免費閱讀

張芸杏盯着石子亂撒在我身上,胡作非為留下些紅印,然後落於地面,砸出些聲響來,臉應羞愧突然漲紅,不知所措愣在那裡,想罵卻罵不出口。

我恐高,身在高空的不適加上繩子自身的大幅度擺動,讓我不斷處於暈倒和清醒之間徘徊,閻王來了都能看見一個小姑娘孤獨的影子立在地府門口閃動,就是不進去呢。

撐到見鄧伊繁想帶張芸杏離開,眸中才混沌起來,這次是放心的暈了過去。腦海里自嘲樣的冒出個不和諧的聲音,呵呵,我真是個貪生怕死的草包。

水滴落在頭頂,猛的顫抖,一個激靈打的我醒了來,待視線逐漸清明,我觀察起周圍。蘭苡苒躺倒在野花野草鋪滿的土壤上,四面紅磚和幾根生鏽的鐵柱子,將我們鎖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房頂漏了石灰,露出裏面黑灰色的內臟,整個野性和破敗之風,讓我產生就算這樣也無法出去的錯覺。

手上戴了手銬,好比文人此生風流一筆,最後落得個不得而終的囚犯生涯,心中悲楚不得而說,如今當真產生了這樣一種感覺。

由不得我細細品味這愁苦,新的問題也便隨着蘭苡冉坐起來,來了。

「你醒了?」

我小心翼翼的問道,這人有問題,怎麼黑色瞳仁還翻白呢,屍變了嗎?

果真沒有答覆,忽然,那張嘴撕裂到眼角位置,後肢向前一立,拉動的血絲裹挾巨大的新鮮血味兒撲面而來。我下意識用手去擋,木板在巨大的咬合力下碎成木屑,心臟猛烈跳動起來。

老天讓你亡你不得不亡啊,手上戴着手銬,木板碎了鐵手銬完好無事,加上狹小空間根本無法躲藏,完了,死亡氣息逐漸逼近,這次躲不過了,居然要在第一場就逝去為在天之靈嗎,看着眼前如怪物般的傢伙,心有不甘,憑什麼。

我只得不斷哀求道

「別殺我…蘭苡冉快醒醒……我是你室友啊…我們一起通過第一關……我們和張芸杏她們一起出去好不好?」

伴隨着躲避,撞牆,身上幾處都掛了彩,正當我心如死灰,心感必死無疑了,等着那嘴快要碰到脖頸時,蘭苡冉卻停了下來,空氣就這麼短暫的安靜了幾秒,神情獃滯一段時間後變得極其猙獰,口中默默的念着什麼似乎在與什麼做起腦部鬥爭。

上帝要眷顧我了。

風去風來,刮的傷口很痛,眸中鋪上些流波,等蘭苡冉不再喊叫了,我驚魂未定慢慢靠過去,雛雞如果還未完全破殼,就須人工手動輔助,將那頭提出來,保證雛雞存活。我深知那道理,錯過好時機,便再也無法彌補。

「你好點了嗎?」

我輕聲細語問道,企圖喚醒她些人性。

蘭苡冉蜷縮在角落點點頭,就像一頭未馴化的幼獸,我竟想把手放到她腦袋上輕輕拍打安慰,就像對流浪小狗一樣。

「你知道我是誰嗎?」手指了自己

蘭苡冉搖搖頭

「啊?」

一聲下來,驚住自己,馬上捂住嘴巴。

「那你知道你是誰嗎?」

換了問題,蘭苡冉卻還是搖搖頭。

我意識到事情嚴重性,雙手放前示意她冷靜,向後退拉開距離,聲音更加柔和

「那好,你不會傷害我吧?」退到蘭苡冉位置對角線的方向蹲下,觀察她反應。

蘭苡冉遲疑了,搖搖頭。

猛吸一口氣,心都提到嗓子眼兒去了。瞪眼睛看她,這是什麼意思?

突然,蘭苡冉又抱着腦袋嘶吼起來,未開化的野蠻物種,我想到這樣一個詞,蘭苡冉要是醒過來……哎,現在討論什麼尷不尷尬的事,我又自惱起來,真是個傻子。

我從監獄外摸了根木棍子,藏於身後,只要她暴走,就給這蠻物來個當頭一棒,配刀不好使。

身後手指骨節感受到冰冷物質的觸摸,我分出些時間,忙往獄外一瞧,這不是初來時看到那屍體身上的頭盔嗎。左瞟右瞟,無人無物在外面,這又是哪來的?

視線移到那邊發狂的蘭苡冉,頭盔應該有點用。

再三確定頭盔沒有威脅後,用木棍抵住兩邊鐵欄杆,左右發力,費了好些大力氣,那欄杆果真彎了些,恰好將其撿進,我將它拿了進來。

隨後便像體育生扣籃般,暴扣在蘭苡冉頭上,胡亂抓了把土,向顎旁開口處塞去,固定住了,手被烤住,蘭苡冉只能瘋狂搖晃腦袋,可無濟於事,折騰好久終於安靜下來。

我累了,蘭苡冉也累了,我們倆相對坐下。

透過盔甲,只有那漂過白的眼眸注視着我,視線相撞。不知是否是熟人的原因,還是她的眼神太過迷茫了,居然也沒那麼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