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周元趙蒹葭小說主角叫什麼 第4章_家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柳葉眉,丹鳳眼,瓜子臉,皮膚白皙,面若寒霜。

身材挺拔,貼身的公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持刀而行,英姿何等颯爽。

周元看得眼睛都直了,最終忍不住問道:「姑娘真漂亮,怎麼稱呼?」

話音剛落,旁邊一個濃眉大漢就一腳踢了過來,怒道:「說啥呢!調戲俺們的頭兒是吧!」

周元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

他看向壯漢,眯眼道:「我大晉律法言明,無故毆打秀才者,罰銀十兩,杖二十。」

「恭喜你,你一年的薪俸沒了,屁股還要開花。」

壯漢本以為周元要嘴硬,沒想到對方卻來一句這個,當場就讓他冷汗直流。

周元繼續道:「如今大晉冗官嚴重,朝廷開支巨大,各地捕快招納都呈收縮之勢,你有了這樣的前科,晉陞是沒有希望了,若是雲州官府要裁員,你就是第一個。」

這句話直接讓壯漢懵了,然後他連忙抱拳道:「大哥,我錯了還不行嗎?饒了我吧,我還有老婆孩子要養呢!」

這個世界類似於我們古代,大晉國立朝四百餘年,國力由盛轉衰,各種矛盾已經十分尖銳。

周元雖然剛剛過來,但根據記憶,也能判斷出大致的形勢。

像這種粗糙捕快,想要欺負他,那是門兒都沒有。

「饒你?我剛才白挨了一腳唄?」

周元淡淡道:「至少你得給我點回報吧!」

說到這裡,他把目光看向前方的女捕頭。

壯漢撓了撓頭,愣了一下,才連忙道:「哦哦哦,我們頭兒叫葉青櫻,今年二十,還未婚配呢,屬於大齡剩女…哎呀!」

葉青櫻一腳將他踢趴下,冷着臉道:「廢物東西!人家幾句話就把你嚇成這樣了!」

壯漢委屈道:「十兩銀子啊頭兒,要是真沒了,我家那母老虎非把我打死不可。」

葉青櫻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才看向周元,道:「打聽我?你倒不如想想自己的下場吧!殺人是要償命的!」

周元笑道:「青櫻啊,我沒殺人償什麼命啊,主要是我想問你,你會武功嗎?」

「閉嘴!青櫻是你叫的嗎?叫我葉捕頭!」

葉青櫻瞥了他一眼,才冷冷道:「殺沒殺人,你說了不算,至於武功,更和你沒有半點關係。」

周元剛要說話,葉青櫻又眯眼冷笑:「你再說話,看我敢不敢揍你。」

得嘞,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一路到了衙門,才發現裏面已經站滿了人。

捕快,案件相關人士,無聊的吃瓜群眾,正義感爆發點閑人,全都聚在這裡。

「嫌犯周元帶到!」

隨着一聲吆喝,殺威棒杵着地,雲州通判大人親自審案。

老岳丈坐在上面,臉色很不好看,驚堂木一拍,便大聲道:「嫌犯周元!你可知罪!」

這一通操作,把周元看得一愣一愣的,最終不禁感嘆,兩條腿畢竟是比不上車輪子啊,人家坐馬車就是快。

明明我先出法,他倒是等我好久的樣子了。

再看群眾裏面,果然,趙蒹葭和她的好姐妹也在,正眼巴巴地看着這裡。

周元並不急躁,前世見過的場面多了去了,這算個啥。

他施禮道:「稟大人,草民不知。」

趙誠眉頭緊皺,他哪裡想到自己的女婿和命案有關,再想起曾經的同窗好友,心中不禁沉痛。

於是他寒聲道:「醉春樓女子小月,你是否認識?」

周元當即點頭。

前身也是個擺爛的,雖然窮,但也靠着肚子里僅有的才學,搞一搞白嫖。

這個小月就是他的相好的,兩人互相看不上,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趙誠繼續道:「五日前,她來你家找你,一直未歸。直到今日早晨,村民在油菜地里,發現了她的屍體!」

周元身影一震,心中多少有些觸動。

這小月才十七歲,就死了?怪可憐的。

「仵作怎麼說?人什麼時候死的?因何而死?」

這個時代刑偵手段有限,周元可不想被冤假錯案套上,做了替死鬼。

趙誠心中有些詫異,自己這蠢女婿還懂這個?

他沉聲道:「死亡時間正是五日前,身上傷口多達數十處,是鐮刀至死,衣衫完整,髮釵戒指猶在。」

「可以判斷,並非匪徒劫財劫色,實乃仇殺。」

「而此女乃醉春樓人,幾乎不外出,何來仇人?偏偏與你糾葛頗深,又是到你家之後才死。」

「兇手若不是你,還能有誰!」

外面圍觀的人議論紛紛,更有甚者已經大罵了起來。

趙蒹葭三人眉頭緊鎖,憂慮萬分。

周元卻是說道:「這只是根據死者的社會關係進行的推理,並不能有效證明我是兇手。」

趙誠哼道:「可不巧的是!經過今日上午的搜尋,在你家發現了她丟失的荷包!」

「根據調查,你在五日前突然擁有了二兩黃金,並在酒樓兌換成了白銀,大吃了一頓。」

說到這裡,他看向下方,道:「醉春樓吳嬤嬤,該你說了!」

吳嬤嬤跪在地上,連忙道:「六日前小月找我把她去年的賬全清了,剛好二兩黃金,如今她死了,錢卻全部落在了周元身上,他必然是殺人劫財了!」

鐵證如山,四周群情激奮。

趙蒹葭也是深深吸了口氣,低下了頭,嘆道:「我雖瞧不起他,卻也不至於想他死,可這人渣…」

一時間,公堂喧囂不堪。

驚堂木一拍,趙誠大聲道:「肅靜!周元!你雖是我女婿,但本官絕不會因此網開一面,你還有何話要說?」

周元想起來了,那天小月過來,其實是想結束戀愛關係,分道揚鑣,並以二兩黃金相贈。

然後原主傷心之下,當天便拿着錢去酒樓買醉了。

人,不是原主殺的。

周元抬起頭來,淡淡道:「我明知道她來我家,若是出事,我必然脫不了干係,又怎麼會蠢到殺她?」

「至於錢財,那是她傾情相贈,以我們的情誼,解釋得通。」

「最後,之前的一切都是猜測推理,並不是有效的證據。」

說到這裡,他看向四周眾人,笑道:「這樣審案,不知道何時才能審完,不如我來出一個主意吧!」

「大人說,小月是被鐮刀活活砍死的,那便把周家村二十一戶人,所有的鐮刀都收繳過來,一一查看便是。」

趙誠皺眉道:「這有何用?難道兇手還不會洗乾淨兇器嗎?」

周元道:「大人,為了儘快找到兇手,自證清白,還請找來鐮刀,周家村不遠的,一個時辰可歸。」

趙誠最終還是答應了他,讓葉青櫻去找鐮刀。

公堂之上,所有人都對着周元指指點點,顯然已經認為他是在垂死掙扎。

而周元則是淡然自若,只是覺得有點無聊而已。

一個多時辰後,十七把鐮刀按照編號,擺在了公堂上。

葉青櫻道:「二十一戶人,其中四戶沒有鐮刀,但我還是把人抓來了。」

二十多個人,十七八刀,擠滿了公堂。

周元看向熟悉的鄉親,輕笑道:「諸位鄉親,最近家裡有殺雞鴨之類的家禽嗎?鐮刀都沾血了吧?」

眾人也知道涉及到命案,連忙實話實說,都不沾血。

「到底在搞什麼鬼!」

「周元,你這畜生還想狡辯嗎!」

圍觀者都等得不耐煩了,紛紛罵了起來。

趙蒹葭也是滿臉失望,想要離開,卻又忍不住等一個結果。

趙誠皺眉道:「周元,現在呢?」

周元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等待着。

很快,陸陸續續的蒼蠅不知從何處飛來,落到了其中一把鐮刀上。

周元眼睛亮了,輕笑道:「鮮血可以洗凈,但氣味卻洗不凈,蒼蠅不會撒謊,只會聞氣而至。」

他抱拳施禮道:「大人,兇器已經找到了,兇手就在公堂之上。」

趙誠瞪大了眼,想了好幾個呼吸,才騰地站了起來。

他不可思議地看了白羽一眼,然後大聲道:「葉捕頭!這是誰家的刀!把人帶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