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周明承在心中默哀片刻便放下了手機,等會地震監測機構的官方應該會向全球發出求救信息。

對此他無能為力,連華國都還沒示警成功,一個遠在天邊的小國又怎麼可能相信他的預言的。

「必要的犧牲嗎?」

周明承沉默了下來,他不想用這個句子去概括一場災難,但是又找不到比這個更貼切的句子。

沒多久,時間一到,他手機的纖博平台出現了一條新動態。

這讓他皺着眉迅速拿起了起來,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

「八級地震,來了。」

是那個地震監測的官博,上面正在通報正在發生的地震,同時為那個小國向整個國際社會求援。

這一情況的發生讓周明承的情緒很複雜。

首先預言是真的,他沒有上報錯誤。

另外這也代表,這個世界還是要遭遇末日災難。

想到這他不免露出了些許傷懷的神情,雖然他不認識那個小國的民眾,但是認識華國的民眾啊。

這可不僅僅是那個小國的災難,而是全球的災難,連華國也不能避免的災難。

哪怕他重生也不能躲開的災難,只能提前示警能救多少是多少的必然災難。

「呼~」

周明承深呼吸一口氣,閉上眼睛放下了手機,靠在了椅子上。

而在此時,太平洋上八級地震的消息已經引爆了全球互聯網。

因為在去年,全年藍星都沒有發生過一次八級以上大地震。

時隔多日再次有八級地震,不免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

地震發生十分鐘後,接二連三的新消息不斷在互聯網上傳播,把世界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是這個小國第一次被國際重點關注,但這樣的關注卻不是他們想要的。

火山被點燃、海嘯在襲擊、避難船隻傾覆……

而最熱門的一個新聞還是鄰國的直升機正在直播災難。

坐在直升機上俯視下方正在遭遇劫難的海洋小國的女記者已經泣不成聲。

「災難來的實在太快了,由於地震掀起的浪潮十分激烈,附近幾個國家的港口已經禁止船隻出航,也就是說接下來的時間裏將不會有外部救援,目前我們可以看到克斯大島已經被海嘯淹沒,一切都被摧毀了!」

「根據官方數據,克斯大島是該島國居民主要聚居地,有接近十八萬人定居。」

「餘震還在繼續,海嘯目前還沒結束,海面像是沸騰的水,我們可以看見,不遠處有一束巨大的夾着火光的黑煙,那是一座海底火山在爆發。」

「火與水正在這裡交融,這裡的人類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末日…..」

隨着女記者的講解,國際直播間像是炸了一樣,無數人的評論正在刷屏。

「天啊!快救救他們吧!」

「上帝保佑!」

「我的父母正在那裡旅行!我想知道有飛機能到那裡嗎!」

「災難已至,唯有***可以保護眾生,請大家加入***」

「希望傷亡不要太大,這是全人類都要默哀和銘記的一天。」

「該死的,為什麼會發生八級地震!」

「救援呢?趕緊救人啊!幾個大國怎麼還沒動靜!」

「為什麼記者坐着直升機?就不能下去直播嗎?這是看不起我嗎?」

……

網絡上眾生百態,有人在真心祈禱,也有人催促救援,也有人正在傷心,還有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地抖機靈…..

而在此時的紀律大樓里,黃木肖也看見了新聞推送,他第一時間想起了今天上午遇到的那個怪人。

那個說什麼有末日的怪人。

「應該只是碰巧。」

黃木肖笑了笑,放下了手機,想要繼續工作卻有些心不在焉,他抬起左手看了看手錶。

下午兩點三十分。

距離看那個什麼鬼預言還有半個小時。

他眼神閃爍了一下,最後還是壓住了情緒,繼續手頭的工作。

但在內心深處,他已經暗暗將周明承的事情提高了一個優先級。

然而讓黃木肖沒想到的是,接下來他沒有等到約定的時間就已經起身要去看周明承所寫的預言了。

因為

下午兩點三十七分,阿非利加洲北部沙漠發生8.4級地震,恐怖的沙塵暴瀰漫天空。

下午兩點四十五分,亞細亞洲中部一個戰場上發生8.6級地震,摧毀了一座城市,連戰爭都不得不暫停了下來…..

這種情況下他哪還有心思去做別的工作。

此時他只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要預言出錯!

如果寫在紙上的預言是真的,那麼就代表對方所說的末日也是真的!

他想起了周明承所說的,大地浪潮、烈陽之災、冰封寒潮。

頓時感到不寒而慄。

如果是真的,那人類就完蛋了。

他現在只希望,那張紙只是周明承的一個玩笑。

否則,天就要塌了。

他無法想像人類遭遇末日的場景。

但不知為何,他有一種預感,等會打開檔案袋後……

走到檔案室門口,黃木肖停下了腳步,咬了咬牙走到隔壁辦公室找了兩名同事做見證。

「黃哥你怎麼了?」

兩個同事疑惑地看着黃木肖,不知道他讓兩人來檔案室做什麼。

黃木肖沒有回答,只是示意兩人跟着。

檔案室里,那位名為劉保的管理人員看到三人到來有些困惑。

還沒等他說話,黃木肖先道:「老劉,我上午讓你保存了一份檔案,拿出來我要看。」

見他的表情嚴肅,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的劉保馬上閉上了嘴,起身走向了後方,在一個架子上拿下了那個檔案袋。

「你的,這是怎麼了?」劉保把袋子遞過去的時候,認真地看着黃木肖。

而黃木肖則是一把拿過了檔案袋迅速打開,然後從中拿出了一張紙。

在三人好奇和疑惑的注視下,他打開了周明承所寫的預言。

檔案室里安靜到了極點。

黃木肖沉默地折好紙,然後猛得抬頭看向了劉保,神情無比凝重和嚴肅地道:

「你們三個做證人,等會我要和主任通話,絕密級!」

三人頓時精神大振,一起看向了黃木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