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林婉芳眉頭微蹙,她的第一感覺是自己這個兒子被人騙了。

但她並沒有馬上責罵,而是輕聲細語地轉移話題道:「小承不如來京城玩幾天吧,你還沒見過你妹妹呢。」

林婉芳和現任丈夫有個女兒,不過周明承沒有興趣見。

聽到這話,他輕輕呼出一口氣,心想也是,突然有人打電話過來說有消息建議去買一個陌生的金屬,任誰聽了都覺得不靠譜。

想到這他也不想再聊下去了,他之所以打這個電話,不過是因為當初還醫院錢一事上欠過人情。

他知道這個有些陌生的母親在京城是開公司的,過的不錯,所以他才讓對方買些錸,以後給生活保個底,免得末日窮困潦倒。

但若是不行,他也不會強求。

「我這邊還有些事,先掛了,下次有空再聊吧。」

周明承說一句後便把手機掛斷,隨手放到了桌面上。

而在遙遠的京城,林婉芳則是有些着急地想要重新撥打,在她的感覺里對方肯定是被騙了,但她又怕多說一些會讓對方和自己翻臉。

糾結之下一時間不知該做些什麼了。

最後她思索片刻找出自己一個在警察部門的好友電話打了過去。

…..

而在另一邊的鵬城,周明承並不清楚自己剛剛那個電話引起了怎樣的影響。

也沒空去想。

因為此時的他已經被震驚地說不出話了。

一個奇怪的純白色空間里,周明承震驚地看着眼前的情況。

「這是哪?」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原本的他在咖啡店裡閉上眼睛整理腦海中關於末世各種災難的信息。

而隨着時間流逝,他明明是緊閉的眼眸,卻有一道強烈亮光閃爍而過。

緊接着他進入了這個奇怪的世界。

突然遭遇此種變化,周明承並沒有驚慌失措,冷靜下來後大喊了一聲。

「有人嗎!我要出去!」

沒有人回應,甚至連迴音都沒有,就像是一切都被吸收了。

這種情況讓他有些困擾。

沒有別的辦法的他開始進行各種實驗,希望能觸發離開這裡的機制。

原地轉圈、三級跳、倒立行走、扭腰、劈叉…..一直到最後捶打地面,但堅硬的地面顯然讓他無功而返。

等做完這一切,他累癱在了地上。

在這裡他依然能感受到勞累和口渴,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他撐着地面再次起身,他不能倒下。

這也不知道是什麼鬼地方,他要儘快出去。

隨後的時間裏他在純白空間里開始了探索,希望能找出一條通道或者碰到邊界。

一分鐘、十分鐘…..一開始周明承還默默數着秒數,到了最後,他的思緒越發沉重混亂,只能靠自己的感知大概猜時間。

在純白空間里走了不知道多久的周明承腳下一軟,氣喘吁吁地躺在了地上,五仰八叉。

此刻的他不想再動了。

長時間沒有補充水分,讓他有了脫水的跡象。

「剛重生回來,就又要死了?」

周明承苦笑一聲,獃獃望着純白的天空,上面沒有太陽,光線卻是無處不在。

就這樣看着,看着…..

突然,他眼神一凝,猛得坐了起來抬頭往上望去。

他發現上方有一顆小黑點!

但是這個距離太遠,他根本觸碰不到,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在他腦中靈光一閃而過。

他是思考的時候進入這個世界的,或許思維才是這裡的真正的破局點!

想到這他不是馬上打坐要出去,而是伸手像是要虛握那顆小黑點般在心中默念道:「下來,下來,下來…」

隨着周明承的舉動,純白空間開始抖動了起來,地面在破裂,天上的小黑點在他的注視中逐漸變大。

它,真的在下來!

找到了破局點的周明承無比興奮,但同時他強壓離開這裡的想法,繼續去抓那顆黑點。

他倒要看看上面的鬼東西到底是什麼!

不一會,小黑點變成了大黑球。

周明承看着頭上比卡車還巨大的黑球有些懵了。

最後他咬了咬牙觸碰了黑球。

黑球裏面全是灰濛濛的雲煙,就在他觸碰的那一刻,黑球轟然破碎,雲煙化作龍形直接進入了他的體內。

一道信息洪流在他腦子裡綻放,讓他愣住了。

兩個詞彙像太陽一樣在他腦海里撕開了原本的陰霾,點亮了他記憶的一個角落。

「金樽、對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