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緣情第2章:臉色大變在線免費閱讀

夜緣情第3章:陰謀詭計在線免費閱讀

李軍拿着手機出了卧室,到了客房,反鎖了門,到了床沿上坐下,先查看手機裏面的內容。

什麼可疑的信息都沒有發現,照片都沒有存放幾張,更別說存有不雅視頻之類等證據。

點開微信,除了微信群里有一些工作方面的信息,所有的好友頁面都沒有聊天記錄。

越是這樣,李軍越是覺得有問題。

李軍看着微信想了想,還是決定按照剛才忽然閃出的靈光進行操作,從頭像和昵稱判斷是男性的,群發「我睡不着,想你了」。

只要覺得是男性的,一個不漏。

很快,有一些信息回復過來,李軍把閃動的頭像點開,各種回復出現在眼前:

「你是不是發錯了?」

「?」

「林主任,您好,難得您跟我開玩笑。」

「小林,這樣的信息不要亂髮,玩笑不能過分。」

「一臉懵逼的表情圖。」

「?」

「請別發這樣的信息,這樣的玩笑被我妻子看見,真會誤會的。」

……

各種回復,沒有一個回復是李軍想要的答案,換個說法,沒有一個回復帶有曖昧色彩。

還有一些頭像沒有反應,當然,這幾個人也許還沒有看到信息,按理,時間還早,成年男人應該都還沒有睡覺,男人忙於做家庭作業的除外。

李軍把回復看了,然後刪除聊天記錄。

幾分鐘後,所有的人都回復了信息,卻沒有一個人的回復帶有曖昧色彩。

奇了!怪了!

李軍徹底懵逼。

當然,他沒有再次發出信息,只是看着手機發獃:妻子接觸的官員難道都清正廉明,不近女色,我疑心太重?

手機自動鎖屏,李軍進了主卧室,把手機放進了林穎的小包里。

李軍站在床前,看着朦朧中睡着的林穎。

只見林穎的臉上帶着甜美的微笑,李軍五味雜陳:她甜美的臉,夢裡都應該幸福滿滿。

但是,她為什麼對自己沒有了以前的熱情?看她這個表情,應該是被滋潤得心滿意足的女人,難道官運亨通對於女人來說,比愛情的滋潤更有效果?

可是,十天半月才讓我澆灌一次,她睡得還如此甜美,這真的正常嗎?

李軍的腦海里靈光忽地再次閃過,心再次提起來:當官的人太狡猾了!

微信里都是空白,所有好友收到「我睡不着,想你了」回復都顯得茫然帶着疑問,或者非常正統,只能說明惦記老婆的那些官員們太謹慎!

想起一個電視劇中的官員跟他的情人微信聊天,規定要先對暗號,李軍只能認為正在惦記林穎的那些官員們,非常謹慎。

惦記林穎的官員們應該給林穎規定了暗號。

自己剛才發出去的信息,那些官員們收到,很快就能判斷出,信息不是林穎發的,回復也就故意裝聾作啞,或者一本正經。

李軍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一篇關於官員婚姻的調查報告,報告中附有調查結果。

通過對官員家庭的調查(匿名),官員在外面有情人的已經高達為78.17%,而被妻子拿到證據的只佔其中的0.13%,可見官員在外面養情人做得是如何的謹慎、隱蔽。

李軍剛才雖然通過妻子的手機對她微信里的好友都試探了,但是,他還是堅信,惦記妻子的官員們應該超過個位數了,而且很多人在妻子的微信好友里。

當然,李軍也不排除妻子在配合他們,做得更隱蔽:有的惦記者根本不在微信好友里,甚至手機里找不到他們的任何痕迹,他們聯繫都是用辦公電話,藉著工作的由頭。

李軍不由再次嘆息一聲,他知道,找到惦記妻子男人的證據絕非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想拿到惦記妻子的男人的證據,任重而道遠!

李軍的思維再次發散,前幾次發現的可疑畫面再次出現在腦海中:林穎從賓館出來的背影,自己正要追上去質問,他們卻上了一輛小車,飛馳而去。

不是林穎的奧迪。

事後,李軍裝作無意地試探,林穎說他肯定是看錯人了。

自己的妻子燒成灰都認識,看背影能錯?

……

幾個畫面過去,李軍卻沒有確鑿的證據。

看着被單拱出優美的曲線,李軍忽地又想,是不是妻子太迷人了,我太敏感了,或者,為官者,思想境界高,不為美色所動?

李軍這樣想着,掀開了被單,看到妻子背對着外面,彎曲着,那個迷人的身段讓李軍想起了跟妻子纏綿時的情景。

他輕輕地把妻子扳過來,解開了妻子的第一個扣子,忽地彈聳出來,李軍的心都要跳出來,繼續解着扣子。

林穎忽地睜開眼睛,驚叫一聲,打開了李軍的手,坐了起來,怒目而視。

「你幹什麼?你,你不體貼我,不尊重我?出去!你出去!你去睡客房!」

吼叫着下床,推着李軍。

「你是我老婆,我愛你,林穎,我想……」

「整天想想想,沒有一點進取心!出去!你給我出去!」

林穎用力把李軍推出門,哐當一聲關門,然後反鎖了門,靠在門上,心潮起伏,她低頭看了看,解着扣子。

然後,她進了衛生間。

李軍嘆息一聲,坐在了沙發上:官場上追她的男人多了,看不上我了?林穎,要是讓我拿到確鑿證據,我讓你凈身出戶!

想到真要跟林穎分裂,李軍心忽地有絞痛的感覺。

別墅、小車以及家裡的一切,雖然都是自己的錢買的,但是,這些都是婚前購買,而且都是只寫了林穎一個人的名字!

難道,結婚前,林穎就在算計我?

李軍雖然出生農村,但是,父親是一位非常有眼光的人,他抓住改革的春風,大膽地籌資辦了一個採石場,一個紅磚廠,一個水泥廠。

當時農村正在從泥沖房過渡到紅磚平房,三個廠子的貨供不應求,三個廠子就像是三個印鈔機。

只是,父親在步入事業巔峰之時,遭遇了車禍。

母親只好把三個廠子都轉讓出去。

廠子轉讓出去三年不到,生意開始滑坡,但是,他們家裡的錢都存在銀行里,不但沒有減少,反而一年利息都花不完。

然而,母親也不是享福的命,竟然得了不治之症。

李軍畢竟是重點大學畢業,見過世面,他用部分錢進行了投資,佔了股份。

現在,他看似非常閑着,卻也是日進斗金。

愛上林穎之時,為了表達自己對她深深的愛,答應用林穎的名字買了別墅,給她買了小車,至於身上的首飾,那更是不在話下。

婚後,林穎溫柔,李軍每次跟林穎纏綿之時,他都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誰知,林穎卻說暫時不要孩子,而發展到現在,她竟然很少跟自己過夫妻生活了!

林穎從衛生間出來,已經沒有了睡意,她拿出手機,點開微信,臉色忽地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