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顏心姜寺嶠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7章_家璐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顏心沒有立刻回姜家。

她在祖母這裡,洗了澡,換了一套衣衫。

她拿了一根銀針,進入凈房,半晌沒出來。

「……拿針做什麼?」她出來把銀針放回盒子里,祖母瞧見了,問她。

顏心拉了拉衣袖,盡量蓋住手背,低聲說:「沒什麼。」

住了一晚,顏心第二天一大清早,準備回姜家了。

她臨走時,看到了祖母桌上的日曆。

今天舊曆二月二十。

前世,這天發生了一點事。

顏心略微沉吟,喊了孫媽:「去廚房拿一小塊豬肝給我。」

孫媽去拿了。

顏心切下拇指大的一小塊,用巾帕層層包裹,貼身放好。

孫媽直直蹙眉:「怪腥的,放這東西在身上做什麼?」

又說,「切這麼一小塊,還不夠塞牙的。」

顏心笑:「我有用。」

她和祖母作辭,仍沒去父親和繼母跟前,直接回姜家。

這次,她路上沒任何停留,讓黃包車一直將她帶到了姜公館門口。

她剛到,另有幾輛黃包車停下,下來三個妙齡女郎。

為首一人,穿淡黃色旗袍,身材婀娜窈窕,氣質絕俗。

她是表妹章清雅。

「……你是四嫂吧?」章清雅瞧見了顏心,主動上前打招呼。

她生得好,尤其是一雙柳葉眼。

柳葉眼,上彎下平,眼皮緊緻,上眼皮的痕迹輕而淺,不笑時清冷傲然,笑時又媚態流轉。

顏心的丈夫姜寺嶠,一生都愛這麼一雙眼。

「表妹。」顏心回神,淡淡笑着。

「我前天去你那邊,四哥說你不在家。」章清雅笑道,「你回娘家了嗎?」

顏心:「是的。」

「我叫人瞞着祖母,要不然老人家會嘮叨你的。新婚不滿一個月,新房內不能缺人。」章清雅壓低聲音,很友善對顏心道。

顏心靜靜看了眼她。

身後又來了黃包車。

呼啦啦來了一大群。

今天,姜家的老祖母去寺廟上香,女眷們陪同。

章清雅和兩個女傭先回來的。

瞧見了祖母,章清雅立馬跑過去,獻殷勤攙扶她。

又說:「祖母,歡兒給我抱。」

歡兒是一隻鴛鴦眼的母貓,老太太很喜歡,視若珍寶。

老太太抱貓累了,順勢將貓遞到章清雅懷裡。

轉眼瞧見站在門口丹墀上的顏心,老太太神色一斂,冷淡說:「這是哪裡的貴客,站在我們家門口?」

眾人都看向顏心。

顏心無緣無故回娘家四五日,姜家都不太高興,覺得她不懂規矩。

哪有新娘子在新婚月里,不經過長輩和丈夫同意,擅自回娘家的?

還多日不歸。

老太太更是不滿。

前世,老太太雖然不太喜歡顏心這個孫兒媳婦,卻暗中幫襯過她好幾回。

顏心後來盤下藥鋪,是老太太叫人幫忙的;顏心藥鋪剛開業,生意不好,老太太在牌桌上給她介紹生意。

在顏心兒子重病時,老太太拿出她珍藏多年的百年老參。

這位老太太,嘴毒心軟。

她一直不太喜歡顏心,卻又一直可憐顏心。

她是姜家唯一真正給過顏心善意的人。

老太太臨死的時候,還跟顏心說:「姜家不該娶你,你跟姜家八字不合。」

聽着是嫌棄她,實則憐憫她被姜家吸血一生。

這輩子,顏心想和她緩和關係。

顏心假裝聽不懂諷刺,上前到老太太跟前:「祖母,我是寺嶠的妻子顏心。」

不待這位嘴毒的老太太諷刺她,她又道,「我前幾日出疹子,需得避風。

不管是寺嶠還是傭人,若沒有得過疹子,恐怕傳染給他們。又怕自己是新媳婦,生病要人伺候,傭人罵我輕佻。」

她說著,擼起左邊的袖子。

左邊胳膊,她在娘家的時候,用銀針扎了一胳膊的窟窿眼,又用了點藥粉,讓這些針眼微微發紅。

「出疹子」是個好借口,還能順便解釋她脖子和鎖骨處的淺淡吻痕。

眾人都看到了,紛紛關懷幾句。

老太太臉色稍緩,還是不太高興。

她說顏心:「你是四少奶奶,傭人伺候你應該的,怎麼就怕事?」

顏心:「是,往後祖母教我。」

老太太的神色,很明顯更好了點。

——但不怪顏心,就是姜寺嶠的不對。

「寺嶠怎麼回事,他媳婦生病了,他卻說她在娘家吃齋念佛?」老太太蹙眉,對大太太說。

大太太章氏,是姜寺嶠的嫡母,也是顏心的婆婆。

大太太有點尷尬。

章清雅眼珠子轉了轉,她非常漫不經心似的,低聲對顏心說:「四嫂,你幫着抱抱歡兒,我手酸了。」

顏心:「好。」

她接過了貓。

旁邊有人低呼:「哎呀當心。」

老太太眼神一緊。

鴛鴦眼的貓歡兒,被老太太寵着長大,特別刁,逮誰撓誰。

整個家裡,除了老太太和平常照顧它的女傭,就章清雅敢抱它。

其他人,包括大太太在內,都被它撓一手背的血。

它爪子非常鋒利,又暴躁。

顏心從章清雅手裡接過來,姜家眾人就知道,這位不知事的四少奶奶,今天也要見血了。

不知道她會不會被撓花臉?

之前二房的三小姐,左邊面頰被歡兒撓了,至今還有淡淡疤痕。

老太太不僅僅不說自己貓,還怪三小姐「不中用!」

誰被貓撓了,都要挨老太太的罵。

這貓簡直是祖宗。

就在眾人都以為,顏心是下一個受害者時,歡兒乖乖在她臂彎,還蹭了蹭她。

眾人錯愕。

顏心輕輕撫摸着貓的腦袋:「它好乖,它叫歡兒是嗎?」

眾人:「……」

今天見鬼了吧?

章清雅更是無比錯愕。

她原本想着,如果歡兒撓了人,一場混亂,老太太肯定要罵顏心的,到時候就顧不上說她姑姑了。

她才把貓給顏心。

不成想,這貓嬌媚依偎着顏心,還在不停蹭她。

章清雅臉色變了變。

老太太那張嚴肅刻薄的臉上,有了點笑意:「這小四媳婦,倒是跟歡兒投緣。」

眾人都沒想到,顏心會有這樣的造化。

章清雅見狀,生怕家裡有了第二個人爭奪她對歡兒的寵愛,伸手要抱回來。

「四嫂,給我吧。」

顏心的手,輕輕在歡兒的右邊小腿一捏。

歡兒的右腿,今天受了點傷,正在疼痛,只是家裡人還沒發現。

突然被顏心一捏,它疼得一個激靈,正好章清雅湊過來接它,它遷怒揮舞爪子,尖叫「喵」了一聲,撓向章清雅的脖子。

雪白脖頸,頓現清晰血痕,立馬沁出了血珠。

章清雅吃痛,手一松,貓掉在地上。

右腿又痛了,貓哀嚎般叫了起來。

顏心立馬抱起它,將自己藏在懷裡的豬肝,悄悄餵給它吃了,又用袖子遮住它。

歡兒貼着她,安靜吞咽了美食。

場面混亂。

姜家女眷們,一個個像見了鬼。

所有人都看向顏心,對這個庶子媳婦,頓時大為改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