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顏心姜寺嶠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2章_家璐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要是養得起車夫,我會娶你嗎?我早就娶表妹了。」

顏心的丈夫姜寺嶠,開玩笑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句話,顏心記了一輩子。

她是丈夫無奈之下的選擇。

她永遠不配得到最好的。

顏心為了和他過好日子,他讓她賣掉自己最重要的陪嫁——祖父專門留給她的一間藥鋪,她也咬牙賣了。

黃包車盛行時,各個房頭都有了自己的車和車夫。

她也想雇一個人,這樣出入方便。

姜寺嶠就說了這句話:「要是養得起車夫,我會娶你嗎?我早就娶表妹了。」

言外之意:不是我沒本事又沒錢,而是你不配。

顏心當時怔了怔。

沒過多久,表妹出國留學了。

顏心有一筆款子,大嫂建議她買股票,她不敢,讓姜寺嶠拿到滙豐銀行去存起來。

三年後,顏心的兒子生病,她想要取出,才知道姜寺嶠早把這筆錢寄給了在國外留學的表妹。

他說:「她一個人在國外很辛苦,我只是想讓她過得好點。」

兒子在醫院,生死未卜,顏心沒心思和他鬧,又當掉了自己的一套翡翠首飾,湊齊了西醫院的昂貴醫藥費。

半個月後,兒子順利出院,姜寺嶠還說:「婦人家,大驚小怪的。小孩熬幾貼葯吃吃就好,虧你出身醫藥世家。」

怪她浪費了那麼多錢。

顏心起了離婚的念頭。

民國初年,離婚是個時髦事。但即使離婚了,她也帶不走兒子。

兒子姓姜,姜家無論如何不會給她;而姜家輕視四房,無人可託付。

讓她和兒子母子分離,她做不到。

她咬牙忍着,用自己的嫁妝盤了一個新的藥鋪,打算從頭做起。

所有人都嘲笑她。

姜寺嶠更是和她急眼,說她糟蹋錢。

顏心鐵了心要把藥鋪做起來。

她醫術好,製藥更是一絕,她是醫藥世家的六小姐。

哪怕到了民國初年,很多人反中醫,都要誇一句「顏家的葯好使」。

那幾年,顏心真是累瘋了。

她太累,又流產了兩次,才三十齣頭就生了皺紋。

她把新的藥鋪做出了名堂,有了點名氣,也賺到了錢,甚至結交了一個權貴夫人。

姜家終於高看了她一眼。

因為她忙、她流產,姜寺嶠借口考慮子嗣,娶了兩個姨太太,生了好幾個孩子,繼續花顏心的錢。

這個時候,表妹回國了。

留洋回來的千金,美艷端方,很快嫁給了大總統做續弦,貴不可言。

表妹居然能做總統夫人。

她把顏心比得又老又土。

姜寺嶠看著錶妹,目光痴迷:「她很有學識。只有她這樣的人,才有資格嫁入總統府。」

顏心:「沒有我的那筆錢,她也念不成書,沾不上這學識。」

姜寺嶠惱羞成怒,甩袖而去。

表妹大概很不喜歡顏心,到顏心的藥鋪看了一圈,就說:「中醫中藥應該被廢除的,這鋪子還是關了吧。」

她給姜寺嶠找了個新的差事,在總統府擔任幕僚,薪水很不錯。

姜家以她為榮。

姜寺嶠更是感激涕零。

他直言不諱對顏心說:「你只比表妹大一歲,她看上去還是妙齡女郎,你已經像個老太婆了。」

顏心:「我像老太婆,是為了誰操勞的?」

「都是你自己要累,沒人求你。」姜寺嶠很不高興。

顏心沒有繼續吵。

的確沒人求她,但誰給她錢?

姜寺嶠只是姜家庶子。

別說姜家已經落魄得厲害,哪怕姜家依舊發達,賬房上也不會給姜寺嶠太多。

顏心更是別想從姜寺嶠手裡拿一分。

她不賺錢,陪嫁吃光了,等着餓死,還是去乞討?

後來,表妹又說:「你們是我娘家,現在我辦的報社,領頭反中醫,我不能自打臉。四嫂的藥鋪關了。」

姜家和姜寺嶠用兒子勒令顏心,必須關掉藥鋪。

顏心死也不從,就鬧騰了起來。

那年,她兒子已經十五歲了。

兒子站在她面前,像個大人一樣複述他奶奶的話:「姆媽,阿爸有了好前途,將來你會享福的。把藥鋪關了,別拖累我們。」

沒有這間藥鋪,姜寺嶠連病都不肯給兒子治。

反過來,兒子卻還是跟姜家的人一條心。

顏心的藥鋪,是表妹貴婦裙子上的污點,她就必須被除掉。

她這間藥鋪、她結交的人脈,幫了姜家多少次,又給了婆家多少錢,已經沒人記得。

姜寺嶠這個庶子,能和兄弟們平起平坐,甚至也能坐上小轎車,都是她的功勞。

可沒人看見。

她的付出,都是應該的。

她永遠都是備選的。

顏心氣得病倒了。

她這一生,從被迫嫁給姜寺嶠開始,就錯了。

「我死也不會賣掉藥鋪,你們全部死了這條心。」顏心大聲咆哮。

她的性格內秀安靜,堅毅忍耐,頭一回如此氣急敗壞。

她兒子卻說:「姆媽,你哪怕不考慮阿爸的前途,也想想我。是總統府幹事的兒子體面,還是小藥鋪老闆的兒子體面?」

十五歲的兒子,已經如此現實了。

他習慣了母親的付出,絲毫不考慮母親的前途和未來。

他母親才三十五歲,在他眼裡就該坐在家裡等死,毫無價值了。

他和他父親的前途,才有意義。

「我真後悔,我不該生你。」顏心低聲道。

兒子卻說:「姨母、表姑都嫁得很好,偏偏你嫁給一個庶子,阿爸毫無用處。姆媽,我也後悔在你肚子里出生。」

字字誅心。

才十五歲的孩子,說得出如此刻薄的話。

顏心一口氣沒上來,昏死了過去。

她恨姜寺嶠,恨姜家所有人,也恨表妹章清雅。

但她早有心理準備。

唯獨沒想到,給她致命一擊的,是她視若珍寶的兒子。

這些年,她慎重對待他的教育,自認為毫無失職。

可能,兒子天性就有姜寺嶠的自私、惡毒,以及貪慕虛榮吧。

顏心倒下,心如刀絞。

她再次睜開眼時,卻瞧見了更年輕的姜寺嶠。

姜寺嶠一直很好看,哪怕到了中年,也是首屈一指的美男子,何況青春年少的他。

他有雙漂亮的丹鳳眼,高鼻薄唇,膚色白而凈。那眸子,似點漆般,能把少女的心看得融化。

「沒事吧?」他眼中的關切,虛浮而淺薄,「怎麼好好就暈倒了?」

顏心定定看着他。

她四十的丈夫,為什麼看上去才十八九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