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你年年歲歲好小說在線閱讀 第6章_家璐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姜歲初不知道,她的葯已經淹沒在一堆愛心藥里了。

早上陸祉年正往課桌里塞書包,卻沒塞進去,把書包一拉出來,一大堆感冒藥被帶了出來,撒了一地。

陸祉年看着桌肚裏還有一半的葯,兩道眉毛都擰緊了。

一旁的唐梓蹲下身撿起地上的藥盒,打趣道:「喲,愛心早餐不送了改送愛心藥了啊。」

唐蜜本來打算回自己班的,看到這一幕也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說,「可惜了,這麼多就這樣被扔進了垃圾桶。」

每次有人悄悄給陸祉年送東西,他永遠都是面無表情的扔垃圾桶。

「覺得可惜?」陸祉年掏出桌肚裏剩下的,塞到唐蜜的手上,「那給你。」

「誒—」唐蜜捧着一堆葯,笑道:「這要是讓你的迷妹們看見了還不得把我扒了,我才不要做惡人。」說著一個轉身把葯拋到了唐梓的手裡,「喏,這個惡人還是你來做。」

「我們陸少爺一個小感冒,看把我們學校女生心疼的。」唐梓抱着一堆葯看了下說明,都是些治療感冒止咳的葯,應該是在學校醫務室買的,差不多都一樣!「這怕不是連夜把學校醫務室買空了吧。」

唐蜜笑的直不起腰,「可惜了,她們不知道陸少爺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卻是個害怕吃藥的病嬌嬌。」

陸祉年一記冷眼掃過去,唐蜜被嚇得渾身一抖,連忙抱着書包跑回自己教室。

差點踩了陸少爺雷區。

陸祉年小時候身體不好,每次一生病,就小臉蒼白,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我見猶憐的樣子。

於是,裴爍和唐梓兩給他起了個外號——病嬌嬌。

後面上了初中,他開始每天鍛煉,早已練得身強體健了。但是,每次只要一生病,幾人就會調侃他一句病嬌嬌。

知道他不愛吃藥丸,唐梓翻了翻只有一個紅色塑料袋裡裝着幾包感冒沖劑。

方圓大藥房。

唐梓看了眼塑料袋上的字,拎出來丟到陸祉年桌上,說:「這個還算貼心,不但是專門去校外買的,還是沖劑。」

陸祉年瞥了一眼皺巴巴的塑料袋,用手拂開,抽出一本書來看,「用不着。」

他本來就沒感冒,只不過是熬夜加上淋了點雨,嗓子有點不舒服。

唐梓知道他這人一般小感冒是不吃藥的,也不強求,拿回塑料袋把手裡其他葯裝了進去。

看見袋子裏面還放着一張便箋,剛被沖劑壓住了沒看見。唐梓還以為是寫的用藥劑量或者一兩句關懷的話呢,結果都不是。

「咦~」唐梓捏着淡黃色便簽,笑了笑,「這姑娘有點意思。」

說著將便箋和塑料袋裡的幾包感冒靈拿出來一同遞給陸祉年,「人家都替你嘗過了,別辜負人一片好心。」

陸祉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隨後視線落到桌上淡黃的便箋上。

——我嘗過了,不苦,也不太甜。

字跡勉強算得上清秀。

他緩緩拿起便箋,眉間微蹙,只覺得短短几個字,起承轉合間有着莫名的熟悉感。

見他沒有還回來,唐梓將剩下的葯裝進原來裝感冒沖劑的塑料袋,「這些葯我待會拿去醫務室。那感冒沖劑你喝一包,預防預防。」

「嗯。」陸祉年淡淡應了聲。

上午的時間過的很快,幾節主課連堂上,讓人沒有一點喘息的時間。

「歲歲,我們去校外吃吧?我有點想吃米線。」梁意有點想吃校外的米線了。

開學來姜歲初一直都在學校食堂吃,雖然食堂便宜,但萬年不變都是那些菜也確實有些膩了。

「貴嗎?」她沒在學校外面吃過,不知道外面是什麼價位。

梁意:「不貴的,素米線6塊錢,肉的最貴也才十五塊。」

這片因為有一中和四中,都是做學生的生意,所以消費普遍都不貴。

可以接受,姜歲初收拾好東西拿了手機和梁意一起往校外走。

夏日灼熱,天空是澄澈的藍,正中心的太陽不遺餘力的炙烤着柏油馬路。走在路上,地面源源不斷騰升的熱氣迎面襲來,熱的讓人喘不過氣。

米線店生意很好,姜歲初和梁意排了好長一會隊才到她們。

姜歲初點了一份素米線,吃着感覺有點淡,又加了勺老闆自己做的油辣椒。

米線煮的偏軟,是她喜歡的口感。

姜歲初小口的吸溜吸溜,嘴巴鼓鼓的像只小倉鼠。

旁邊一桌新進來幾個女生,穿着青春靚麗的短裙短褲,點了單之後玩着手機聊天。

應該是四中的,四中沒有校服。

「誒,你剛看到那幫人了嗎?」

穿百褶裙的女生臉上難掩興奮之情。

「剛剛路過他們的時候我趁機偷瞄了好幾眼,原以為裴爍夠帥了,沒想到陸祉年更帥。」

「我覺得唐梓也不錯誒,幾個人在一起太養眼了。」

一個穿長裙的女生點點頭,一臉贊同,捧臉犯着花痴:「長得帥學習又好,家裡還有錢,關鍵是還有教養有禮貌,啊啊啊,我的少女心。」

說著還一臉惋惜,「怎麼我就沒考到一中呢,好想和陸祉年做同學。」

一個短髮女生無情潑了冷水,「你考進一中也沒用,他們那個圈子非富即貴,一般人可擠不進去。」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姜歲初眨了一下被熱氣熏的霧蒙蒙的眼,低頭小口咬着米線。

「那倒也是,剛剛路過奶茶店的時候他們身邊有兩個女生,長得都蠻漂亮的,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女朋友。」

長裙的女生說著有些失望。

百褶裙女生拿了瓶冰可樂,說,「那個穿牛仔短褲就是校花蘇可可,應聽我們班的人說在追裴爍。另外一個穿校服的就是一中的唐蜜,她和陸祉年關係蠻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在談戀愛。」

不大不小的聲音傳到他們耳朵里。

姜歲初手裡的動作微頓,突然沒什麼心情吃下去了。她放下筷子準備拿紙巾擦嘴,一抬眼就看見對面的梁意獃獃的坐着,碗里的米線一口沒動。

「梁意。」

「嗯?」梁意有些遲緩的應了聲,「你吃好啦?」

姜歲初點點頭,問她:「你怎麼不吃了?」

不是說很想吃這家米線嗎?

梁意動了動筷子,最終放下,說,「太熱了,有些吃不下。」

姜歲初也覺得大熱天吃米線好像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不疑有他的點點頭。

「歲歲,我們去買杯奶茶吧,有點渴。」梁意推開面前的米線,說到。

「好。」

奶茶店就在一中和四中的中間,上下兩層,裝修精緻,為了吸引學生,店裡還弄了一整面牆作為心愿牆,上面貼滿了心愿便利貼。

姜歲初沒有去過,只能跟着梁意走。

好在奶茶店離她們不遠,走路五分鐘,拐個彎就到了,老遠就看見一群人涌在奶茶店門口的樹蔭下。

五六個男生站在那說說笑笑,旁邊站了三四個女生,一個是穿着白色校服短袖的唐蜜,另一個上身穿着緊身白T,搭了一條牛仔短褲,腳上踩着一雙黑色馬丁靴,站在裴爍旁邊,一直仰頭笑着和裴爍說話。

應該就是他們說的蘇可可。

走近些,視野清晰起來。

幾個男生或站或蹲,手裡捧着冰奶茶或之間夾着煙。唐梓站在唐蜜邊上,手搭在她肩上,裴爍則和蘇可可站在一起,

陸祉年在一邊,斜斜的倚着樹榦,一隻手虛虛垂着,拿着一杯加了冰塊的柃檬水,漫不經心的划著手機。

感冒了還喝冰水。

姜歲初看了眼杯里的冰塊,還不少。

「誒,唐梓,你拎個塑料袋幹什麼?」裴爍嗦了一口冰奶茶,取笑他,「還大紅色,像個老大媽。」

唐梓看在這麼多人給他留個面子,沒有踹他一腳,但還是回罵了一句,「去你媽的。」

然後又看了眼事不關己的當事人,說:「這可是我們陸少爺的小迷妹送的愛心感冒藥。」

中午趁出來吃飯順便把葯拿去醫務室,但學校的葯都是統一渠道採買的,有嚴格的程序把控。

退不了。

說著他把手裡的葯拋過去,「阿年,接着!」

陸祉年眼疾手快接住迎面而來的紅色塑料袋,眉頭微蹙:「給我幹嘛?」

唐梓聳聳肩,笑說:「你的東西你自己處理喏。」

裴爍拿過塑料袋,看了下裏面的葯,治療頭疼的,發燒的,流涕的,雜七雜八,看着都頭疼。

「還是扔了吧,葯這玩意可不能隨便亂吃。」裴爍是擔心他,他知道小時候陸祉年身體不好常年吃藥,對於藥物有些反感。

陸祉年沒打算吃,但也沒打算就這樣扔垃圾桶。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許他做出這樣不尊重人的行為,即使不知道是誰,終究是一片心意。

可裴爍哪裡會想這麼多,拿起塑料袋一個抬手,葯就穩穩落入了垃圾桶里。

姜歲初和梁意剛好經過垃圾桶,只見一抹大紅色從眼前飛快掠過撞了一下垃圾桶邊緣,然後嘩啦一下掉進垃圾桶里。

姜歲初腳步微頓,低頭看了眼垃圾桶。

大紅色的塑料袋躺在腐爛發臭的垃圾上,邊上還有幾隻蒼蠅飛來飛去。

「誰讓你扔的?」陸祉年見狀收了手機,橫了裴爍一眼,一抬眼便看見對面的姜歲初。

她靜靜的看了眼垃圾桶,然後面無表情的拉着梁意進了奶茶店。

從始至終都沒有看過來一眼。

裴爍有些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說,「哥們兒我這不是為你好嗎,你不最討厭吃藥了。」

陸祉年看着奶茶店裡的單薄背影,有些煩躁的收回視線,淡淡的丟下一句。

「多管閑事。」

奶茶店裡,梁意有些不確定地問姜歲初。

「歲歲,那個葯是不是….」

「不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她冷聲打斷。

梁意縮了縮脖子,說:「我還沒有說什麼呢。」

姜歲初反應過來自己有些不問自招了,強忍着心裏的憋屈轉移話題。

「你喝什麼,我請你。」

之前喝了梁意買的礦泉水,她一直想找機會請回去。

回教室的路上,梁意還是沒忍住。

「歲歲,你是不是喜歡陸祉年啊?」

姜歲初眼睫輕顫了一下,說,「不是。」

梁意:「那你為什麼給他買葯啊?」

原本她只是覺得那個塑料袋有些眼熟,但是剛才姜歲初的反應她已經可以確定了,那就是昨天姜歲初請假出去買的葯。

姜歲初想了想,將那天陸祉年借她雨傘的事情簡單說了下。

「哦,所以你是過意不去所以才給他買葯的啊?」梁意恍然大悟到。

姜歲初沒多說,點點頭,「嗯。」

「可是,你為什麼不當面拿給他呢。」

當面?她不敢。

姜歲初心底泛起一絲苦澀,但故作玩笑到:「那樣我估計已經成為全校女生議論的話題了吧。」

「也是。」梁意想了想覺得也對,陸祉年太過矚目了,如果姜歲初當面去給他送葯肯定會被當做喜歡他的人。

況且姜歲初一向行事安靜低調,當面送葯這事也不是她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