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南宮琉璃劉長福小說免費 第9章_家璐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劉長福有些驚訝,他用手指輕輕的點了一下。

氣泡竟然一下子就炸裂開來。

而他的腦海當中也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廚藝+100】

「什麼情況?難道系統還有隱形福利?」

「廚藝是個什麼玩意兒?」

劉長福再次打開了系統面板。

這才發現面板當中有了小的變化。

【宿主:劉長福】

【修為:鍊氣8層 70/1000】

【資質:凡靈根15/200】

【壽命:185天】

【廚藝:凡廚100/100(可升級)】

【南宮琉璃對宿主的好感度-35。】

看到可升級的字樣,劉長福的嘴角抽了抽。

「系統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讓我掌握了廚藝技能之後給這些女人做飯嗎?」

「難道你也明白,要想獲得一個女人的心,就先要掌握她的胃嗎?」

劉長福是十分討厭做飯的。

不過他還是點了升級。

【廚藝:一階靈廚0/300】

「我這就成了一名一階靈廚了嗎?」

劉長福的腦海當中突然被注入了許多的知識,

包括一些食材的,辨別那些食材的烹飪的方法怎麼做好吃等等。

劉長福正在研究系統呢,突然之間房門被敲響了。

「砰砰砰。」

「聖女,姜師兄來了。」

南宮琉璃一下子驚醒了。

「姜玉麟!」

她趕快起身。

有些慌亂的開始尋找自己的衣服,然後穿戴起來。

就像是被人捉姦在床一樣。

看着劉長福還大大咧咧的,靠在床頭一動不動,南宮琉璃氣的嬌嗤道。

「還愣着幹什麼呀?趕快穿衣服呀。」

劉長福依然沒有動,而是不慌不忙的反問道。

「那個姜師兄是誰呀?」

南宮琉璃一邊穿着衣服,一邊急促的說道。

「他是姜家的嫡系子弟。」

劉長福大驚。

「什麼??」

「你是說他是炎陽城姜家的人?」

南宮琉璃白了劉長福一眼。

「知道了,你還不趕快穿衣服?」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炎陽城姜家,可是要比青雲宗還要高一個級別的勢力啊。

姜家可是有元嬰老祖坐鎮的。

劉長福趕快掀開被子,從床上下來開始穿起衣服來。

「可是他為什麼會來你這裡呀?」

南宮琉璃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然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他是我未婚夫。」

「噗……」

「卧槽……」

劉長福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卧槽!你怎麼不早說?」

看着劉長福那嚇壞了的樣子,南宮琉璃竟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 怎麼了?你現在知道害怕了?」

劉長福梗了梗脖子說道。

「怎麼……會?我……怎麼會害怕呢?」

看着劉長福那個樣子,南宮琉璃覺得這老頭還是有點可愛的。

原來這個老頭子也沒有平時威脅她的時候,看起來那麼討厭。

【好感度+5】

突如其來的好感度,讓劉長福的手中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他一頭霧水,看向了南宮琉璃。

「這女人怎麼回事?,為什麼好感度會突然之間加了5點?」

「哎!!女人心海底針呀。」

兩個人快速的穿戴整齊,劉長福又拄上他那個拐杖了。

其實以他現在的修為根本就用不着拄拐杖,但是他已經習慣了。

打開門之後。

姜玉麟已經走到了院子當中。

當他看到南宮琉璃走出來的時候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他剛想要說話,突然發現了南宮琉璃,身後竟然還有一個人。

姜玉麟瞳孔猛縮,神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你是誰?」

當他看清楚是一個老頭的時候,他稍微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他還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劉長福質問道。

劉長福也被這樣的氣勢嚇到了,他縮了縮脖子。

畢竟和人家的未婚妻在床上鬼混,這真的是有一種捉姦在床的感覺。

他真的是理虧呀。

劉長福額頭上隱隱有些冷汗了。

這傢伙的氣勢實在是太強了。

劉長福心裏一驚。

「我靠,竟然是金丹初期的強者。」

「炎陽城姜家的底蘊果然雄厚啊。」

這個姜玉麟看起來也就不到30歲的樣子。

竟然已經是金丹期強者了。

劉長福正想要開口說話。

南宮琉璃笑着介紹的。

「這是我的管家福伯。」

看着南宮琉璃臉不紅心不跳的樣子,劉長福暗暗感嘆。

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員呀。

「管家??」

「你這翠竹峰,需要管家,我可以幫你找啊!」

「這老頭兒,老態龍鐘的,土都快埋到脖子根了吧?」

姜玉麟這話說的,就有些太難聽了。

簡直就像是指着劉長福的鼻子在罵這老頭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劉長福是敢怒不敢言呀。

不過他的心裏只是瘋狂地反擊道。

「你才要死了呢,你全家都快要死了,敢咒老子,老子現在可是擁有系統的人。」

「你等着等着我崛起之後一定要滅了你們姜家,

我到時候看你還有什麼資本囂張?」

「我缺的就是時間啊。」

南宮琉璃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福伯,也是我父親安排過來給我做管家的。」

「我也沒有辦法拒絕呀。」

姜玉麟聽到南宮琉璃這樣說,神色才放鬆了一些。

不過他的眼神當中依然還是有警惕之色的。

因為南宮琉璃已經和他訂立婚約了,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是自己的妻子。

他不允許自己的妻子身邊出現任何一位男性。

雖然這福伯年紀比較大了,但他依然還是不放心。

不過想到是自己未來岳丈大人送過來的人他也不好說什麼。

但是他還是不希望南宮琉璃的身邊有任何一位男性出現。

「琉璃,我看還是我給你選一個女管家吧,

保證經驗豐富,能夠把你這翠竹峰打理的井井有條。」

南宮琉璃皺了皺眉頭,強硬的說道。

「怎麼??現在你就要干涉我家裡的事情了嗎?」

看到南宮琉璃生氣了,姜玉麟冷酷的神色馬上變得燦爛了起來。

他呵呵笑了兩聲。

「呵呵呵……」

「沒有,沒有,琉璃,我只是提一個建議,你不要生氣嘛。」

劉長福的眼珠子都差一點瞪出來了。

他本來以為這姜玉麟。氣場這樣強大,

一定能把南宮琉璃拿捏的死死的,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是反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