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南宮琉璃劉長福小說免費 第10章_家璐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這時只聽到姜玉麟又接著說道。

「好啦,好啦,琉璃你不要生氣了。」

「管家的事情我不過問就是了。」

聽到姜玉林這樣說,南宮琉璃的神色才緩和了一些。

「琉璃,你知道嗎?你失蹤這這十幾天,我簡直擔心壞了。」

「幸好你平安無事的回來了!」

「不過我也已經找人教訓了那個傷害你的血靈宗的聖子。」

「也算是為你出了一口氣。」

南宮琉璃表現的十分的冷傲。

只是淡淡的吐出來兩個字。

「謝謝!」

只是謝謝兩個字,已經讓姜玉麟喜笑顏開了。

「琉璃,只要你不生氣就好了。」

「家裡人給我送過來一些修鍊資源。」

「琉璃,你看一下裏面有你需要的東西嗎?」

「有需要的東西你就直接拿走,我們兩個人不分彼此嘛。」

姜玉麟討好的說著。

然後他就把一個儲物戒指遞了過來。

南宮琉璃也不客氣,接過來,神識沉浸到戒指當中,神色微微的一驚。

這些資源的確很是罕見,甚至連青雲宗的寶庫當中有的東西都沒有。

南宮琉璃挑選了幾個天材地寶之後。

又把儲物戒指還給了姜玉麟。

姜玉麟看了一下儲物戒指里的東西,微微皺了皺眉頭。

「琉璃,我們都是一家人了,你拿的東西也太少了吧。」

「你跟我真是太客氣了。」

「要不這樣吧,裏面的東西全都給你了。」

「請你不要推辭。」

南宮琉璃沒有說話,只是眉頭輕輕的蹙了起來。

「我知道你跟我訂婚,不是貪圖我們家的勢力和地位。」

「可是這些東西我是真心實意想要給你的。」

看到南宮琉璃又有些不高興了,他趕快解釋。

最終在兩個人的拉扯之下,南宮琉璃不情不願的接受了那枚儲物戒指里的物資。

看着這樣的操作,劉長福傻眼了。

「這姜玉麟簡直就是一個大舔狗啊。」

劉長福突然之間腦中靈光一閃。

「不對!!」

「舔狗,世家子弟,還有一個天選之子。」

「我靠!這不就是反派人設嗎?」

劉長福有些憐憫的看着姜玉麟。

「反派最終都會死於天選之子之手。」

「而且他的女人,他的財富,最後都是天選之子的。」

「而他的家族也會被天選之子滅了的。」

「那真是悲哀呀。」

姜玉麟突然發現那個叫做福伯的老頭,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

姜玉麟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穿着,

並沒有什麼不妥呀,只是他那憐憫的目光是什麼意思?

我堂堂的姜家嫡系子弟,要資源有資源要人脈,有人脈,

要靈石有靈石,還用你這個老頭憐憫我嗎?

姜玉麟剛想發飆,突然之間看到南宮琉璃的眉頭又蹙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該走了。

「那個……琉璃呀,有什麼事情啊?你就用傳音符告訴我。」

「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姜玉麟回頭又看了一眼那個老頭,這才戀戀不捨的轉身離去。

看到姜玉麟走了,劉長福鬆了一口氣,走到南宮琉璃旁邊,

一下子摟住了她的細嫩的腰肢。

「走!我們回房間。」

南宮琉璃渾身一陣,憤怒的轉過頭來,盯着劉長福。

「我不是告訴過你在人前的時候一定要保持距離嗎?」

「難道你真的要和我魚死網破嗎?」

劉長福訕訕的把手放了下來。

南宮琉璃很是生氣的走進了房間當中,

劉長福也不客氣,拄着拐杖三兩步也進入了,到了房間。

順手把房間的門給關上了。

而在半空中正御劍飛行的姜玉麟身體一晃,差點從飛劍上掉下來。

剛才他有些戀戀不捨的,回頭又看了一眼那個朝思暮想的女人。

他竟然發現那個叫做福伯的管家竟然摟着南宮琉璃。

姜玉麟不敢相信,然後揉了揉眼睛,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可能是看錯了。

可是為什麼那個老頭會進入到琉璃的房間當中呢?而且兩個人還關上了門。

我們兩個人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姜玉麟在飛劍上臉色,陰晴不定。

「啪!!」

他給了自己一巴掌。

「我怎麼能夠有這樣的想法呢?

這樣的想法簡直是在褻瀆我心中的女神呀,

琉璃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

況且是跟一個老頭兒,那更不可能了,我真的是想多了。」

「對,我就是想多了。」

姜玉麟又重新回頭看了一眼那關閉着的南宮琉璃的房間門,

這才駕駛着飛劍,快速的離去了。

劉長福和南宮琉璃進入到房間之後。

劉長福奇怪的問道。

「你平時不是話很多的嗎?」

「今天怎麼這麼高冷啊?」

南宮琉璃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你以為我想啊,我可是青雲宗的聖女啊。」

「聖女就是要保持一種高傲的姿態,平時要少說話。」

「這樣別人才能敬畏你,知道嗎?」

劉長福的嘴角抽了抽。

「這都可以?」

南宮琉璃又接著說道。

「有句話叫做言多必失知道嗎?

如果我說的話太多的話就會失去神秘感。」

「到時候大家都知道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誰還敬畏我呀?」

劉長福嘿嘿笑了兩聲。

「誰給你出的主意啊?」

南宮琉璃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甚至連腿都翹了起來。

劉長福簡直無語了,這女人真的和淑女一點也沾不上關係呀。

不過平時她裝樣子的時候的確像是冰山女神一樣。

那高冷的樣子,的確是讓人十分的難以接近。

「當然是我師傅了。」

劉長福一腦門的黑線。

他沒有想到堂堂的青雲宗宗主竟然會給自己的徒弟出這樣的主意。

南宮琉璃翹着二郎腿,大大咧咧的說道。

「怎麼了?是不是感覺我和以前的你心目中聖女的形象千差萬別呀?」

劉長福訕訕的一笑。

「沒有,沒有,你這個樣子才真實嘛。」

「我就喜歡你現在的這個樣子,

那高高在上的女神的形象,有些觸不可及。」

說著劉長福湊近了南宮琉璃。

並在他的脖子邊上深深的聞了一口。

聖女的體香一下子就進入到他的鼻子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