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薛陽猛的回過神。

「怎麼了,小妤?」

腳步虛浮的沈妤轉過身道:「以後我要是晚上沒有回來,你不用留飯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沈妤語氣透着一絲不可抗拒。「不用就是不用,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可是…!」

「我要休息了。」

沈妤有些粗暴的打斷薛陽,徑直離開了。

嘭!

巨響聲,讓已經回到卧室的楚藝璇推開門叫罵了起來:「薛陽,你腦子有病吧!」

罵完,楚藝璇不由的皺了皺眉問道:「小妤回來了?」

薛陽默默的點了點頭。

可不是回來了嗎?還一身酒氣的回來了。

楚藝璇臉色一陣騷紅,自知罵錯人的她悻悻的關上了門。獨留薛陽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回到自己的房間,薛陽依舊眉頭緊鎖。沈妤今天的反應,讓自己實在懷疑。

雖然自己跟沈妤之間沒有夫妻之實,可名義上的丈夫,他還是丈夫。

就算他跟沈妤是奉命成婚,那也是夫妻。

自己可以接受沈妤不愛自己,可自己接受不了沈妤給自己戴綠帽子。

帶着這樣的想法,薛陽盤腿而坐。無論如何自己必須知道沈妤是不是真的出軌了。

想到這裡,薛陽便覺得自己必須儘快解除自己身上的噬心盅。

只有自己的身體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自己才能有所作為,才能讓沈妤對自己刮目相看。

可這種想法讓薛陽無法像之前那樣平靜的調理自己的身體。

呼!

吐出一口濁氣的薛陽睜開眼,心裏一陣驚惶不安。

自己的體內的氣息有些失控了。

捂着自己的胸口,薛陽呼吸變的急促了。

噬心盅開始反噬自己了。

一句國粹出口,薛陽恨恨道。「偏偏這個時候複發。」

忍不住對着牆壁砸了一拳的薛陽,努力的控制自己氣息的運行。

噗!

一口鮮血吐出,薛陽臉色瞬間蒼白。整個人如同水裡撈出來一樣。

嘭!

又是一拳砸在牆上。心煩意亂的同時,薛陽再次努力調整自己呼吸的同時,眼裡也冒着一絲滔天恨意。

薛家被人滅門的仇自己不能報。

噬心蠱帶來的折磨,讓自己不敢輕易的對沈妤說出那三個字。

無盡的恨意,湧上心頭。

而就在這關鍵時刻,一道推門聲讓薛陽前功盡棄。

「薛陽!」

自此,薛陽徹底被反噬了。

睜開眼薛陽如同地獄裏的惡魔一樣看向房門口。

「滾!」

站在門口的沈妤,此時渾身顫抖不已。

這個樣子的薛陽讓自己再次陷入了夢魘中。

如同十六年前一樣,那一次薛陽也是這樣的眼神看着自己。

當時的她害怕極了,那個只有八歲的薛陽就像一個殺人無數的惡魔一樣,死死的盯着自己。

如果不是爺爺及時出現,也許當時的薛陽真的會把自己殺了。

猛的回過神,沈妤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擔心。

是的,對薛陽的擔心。

沈妤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着來給薛陽道歉。尤其是看到現在的薛陽,如此痛苦的樣子。

「薛陽,你怎麼了?」

薛陽聲音低沉的厲害。「我讓你滾啊!」

見薛陽如此,沈妤鼓足勇氣走了進來。臉上的擔心更是肉眼可見。

「薛陽,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此時的薛陽在極力控制自己,內心裏的那一絲嗜血的情緒正在極速蔓延着。

沈妤此時不說話還好,話一出口薛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掐住沈妤的脖子,薛陽的眼睛全是殺意。

可內心裏的那一絲僅存的善念,讓他無比的掙扎。

握住薛陽的手,沈妤呼吸困難異常。

「薛…陽!」

薛陽低吼一聲,如同吸血鬼一樣衝著沈妤的脖頸處咬了過去。

嘶!

一絲疼痛感瞬間讓沈妤不由的冷汗連連。

「薛…陽!不…要!」

如同貪婪的吸血鬼一樣,薛陽在不斷吸食着沈妤身體里的鮮血。

嗜血的薛陽讓沈妤根本掙脫不開,眼角不由的流下了兩行清淚。

也許自己死了,就不用再面對這樣的薛陽了。

她沈妤,就可以解脫了。

「薛陽,你個畜生。」

聲響如雷的楚藝璇站在門外破口大罵。

腳步飛快衝了進來後,楚藝璇一巴掌拍在了薛陽的後腦勺上。

而這勢大力沉的一巴掌讓薛陽昏了過去。

扶着沈妤,楚藝璇心疼的厲害:「小妤,你沒事吧?」

沈妤面如白紙,聲音虛弱道:「媽!我……沒事!」

幾十分鐘後。

看着床上依舊沒有醒來的薛陽,楚藝璇再次開啟了碎碎念模式。

「這個天殺的薛陽,就是災星。」

「剋死了沈老爺子不說,現在又要克我們。」

「離婚,必須離婚。」

「媽!」

打斷楚藝璇的話,沈妤看向了自己的母親。

「我還不能跟薛陽離婚。」

薛陽的病,自己的命。

欠他的,自己得還。

楚藝璇心疼道:「小妤,你還要倔強到什麼時候?」

沈妤搖了搖頭。「媽!是我欠他的。這裡交給我,你出去吧!」

「小妤,這可不行。萬一他要是再這麼來一次的話,你怎麼辦?」

沈妤凄慘一笑道:「他不會的。媽,你先出去吧!」

有些不忍的楚藝璇看着沉睡的薛陽,眼裡閃過幾許掙扎後便離開了。

那一巴掌自己用了十成的力氣,應該不會再有事了。

楚藝璇走後,沈妤怔怔的看着床上躺着的薛陽,脖頸處那鮮紅的傷口清晰可見。

可沈妤卻變的麻木了。

良久。

薛陽依舊在沉睡着,沈妤默默的起身關上了門。

關上門的一剎那,沈妤口中喃喃自語。

「薛陽!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

此時躺在床上的薛陽眉頭皺了一下,似乎在感應着什麼。

翌日。

天蒙蒙亮。

薛陽坐在床邊發著呆。

錘了錘自己的腦袋,薛陽努力的回憶着昨天晚上發生的事。

只是記憶好像斷層了一樣,自己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猛的,薛陽臉色一喜。自己的身體似乎好了很多。

噬心蠱帶來的疼痛感,已經變的微不可察了。

又是一陣鈴聲。薛陽關掉鬧鐘,起身開始一天忙碌的生活了。

只是今天的薛陽明顯不在狀態。沈妤昨天晚上的態度,自己必須弄清楚。

「鍋都燒糊了,你是做飯呢?還是做毒藥想毒死我?」

猛的回過神,薛陽連忙關掉煤氣。

可鍋里的雞蛋已經糊的不像樣了。

看了眼炒鍋,楚藝璇搖了搖頭。「唉!你說說你一個大男人連個飯都做不好,你還能幹什麼?」

「乾脆,你買包老鼠藥把我們都毒死算了。」

「省的我們天天擔心你。」

薛陽低着頭:「媽,對不起!」

楚藝璇連忙擺擺手道:「別!你老人家可沒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小妤。」

「趕緊重新做一份。小妤今天第一天去沈氏上班,別耽誤她時間。」

薛陽連忙順驢下坡道:「知道了,媽!」

扭頭離開的楚藝璇依舊碎碎念着,什麼死了活了的話。

薛陽依舊沒有在意,而是全心全意的盯着火候。

七點整!沈妤準時的推開了門。

一身得體的職業裝襯托着她妙曼的身材,只是今天的她並沒有化妝了。

而脖頸處那一條青綠色絲巾,更是襯托着沈妤冷俏的容顏。

「小妤!」

聞聲,沈妤微微頷首。

似乎已經習慣這樣日復一日的薛陽了。

薛陽有些欲言又止。心裏的那個疑問,不由的再次湧上心頭。

「想說就說,我時間寶貴!」

見此,薛陽鼓足勇氣。「你今天第一天去沈氏上班,我去送你吧!」

飯桌前的楚藝璇替沈妤應了沈妤的話。

「不用了。你還是把自己照顧好就可以了。免的你再對小妤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薛陽眉頭一皺。「媽!我聽不懂。我會對小妤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楚藝璇把碗一放,語氣不悅了起來:「你當然會了。昨天晚上你就差點……!」

「媽!」打斷了楚藝璇的話,沈妤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

楚藝璇悻悻的閉了嘴。

沈妤不讓說,自己也不好再去說什麼。

說多了只會讓她反感自己。

自己只要保證沈妤沒有真正跟薛陽在一起就行了。

「小妤!媽剛才……?」

沈妤淡淡道:「跟你沒有關係。」

淡漠的留下一句話,沈妤早飯也沒有吃就離開了。

薛陽心裏一陣凌亂,這算怎麼回事?

有什麼不能跟自己說的?

喝完粥的楚藝璇擦了擦嘴,對着薛陽又是一頓說教。

「發什麼呆,還不趕緊過來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