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後前妻懷了我的孩子怎麼狠心割斷與他們的關係 第4章_家璐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薛陽報以微笑點了點頭道。

「還是老樣子!」

店員也是笑容依舊。「好的!薛先生,稍等片刻。」

找了一處長椅,薛陽坐了下來安靜的閉目等待着。

約莫幾分鐘後,薛陽睜開了眼。聽覺極其靈敏的他感覺到了有人進來。

幾秒鐘後。這種想法隨着匆忙的腳步聲得到了印證。果不其然進來了幾個行色匆匆的人。

另一個店員面帶笑容問道。「你好!請問有什麼需要麼?」

走進來的人當中,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聲音裡帶着一絲急促跟不安問道:「你們的師父呢?」

「師父他老人家外出義診去了。」

女子臉色一慌又問:「什麼時候回來?」

「這……」

正當這時,門口響起一道老人的聲音。

「小李,怎麼了?」

聞聲,學徒臉色一喜。「師父!您回來了。」

「這位小姐似乎有急事要找您。」

看上去六十來歲的老師父微微頷首。

餘光瞥了眼一旁的薛陽後這才看向前來找自己的女人。

「你有什麼事?」

女子聲音急促。「張聖手!我是周家人。」

「老爺子想請您過府一趟。」

張開陽眉頭一蹙:「周老爺子舊疾又犯了?」

女子連忙解釋:「不是的,是我家小姐。」

「周小姐怎麼了?」

「我家小姐前兩天出去郊遊回來後就突然昏過去了,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老爺子素知張聖手醫術高明,所以才讓我來請您過去給我們家大小姐治病。」

「請稍等片刻。」語畢,張開陽走到薛陽面前笑道。「小薛!老夫這裡有事,下次我們再坐而論道如何?」

薛陽點點頭。「沒關係,張先生自便!」

「嗯!」

張開陽藥箱還沒有放下,便跟着周家人離開了中醫館。

救人如救火,自己擰的輕重。

薛陽的醫術讓自己嘆為觀止,可現在卻不是自己跟他討教一的時候二。

不多時,抓藥的學徒拿着幾副葯走到薛陽面前。薛陽道了聲謝便離開了。

張開陽的醫術,自己也是了解的。

在整個江城,能稱聖手的,只此一人。

回到家薛陽整理了一下買回來的菜,給自己煮了一碗面對付了一下。

楚藝璇每天早上出門,晚上才回來。這也讓自己省心不少。

整整一個下午,薛陽都在自己那個十幾平方的小房間里待着。

書桌邊,放着一隻空碗。

裏面的葯被薛陽喝的一乾二淨。自己體內噬心蠱每個月都會複發一次。算了算時間應該就在這兩天了。

盤膝而坐後,薛陽閉目養神。

沈乘風封印自己的奇經八脈,除了擔心自己被噬心蠱反噬外,更在意的是自己會忍受不了這種痛苦選擇鋌而走險。

也因此,自己才會對沈乘風的話言聽計從。

在整個沈家,除了沈妤她們對自己有過關心外,有的便是這個已經離去的老人了。

傍晚時分。

薛陽在廚房裡忙碌着,出去一天的楚藝璇哼着歌一臉開心的走了進來。

看着廚台上那幾道美食,楚藝璇眉頭立馬皺了起來。「薛陽,你是不是又找小妤要錢了?」

薛陽連忙開口解釋道。「媽!我沒有。」

「哼!沒有?」

楚藝璇自然不信。「沒有!你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小妤每個月都會偷偷往你房裡里塞錢。」

「要不然,你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還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葯?」

薛陽耐着心解釋道。「媽!錢是我自己的。」

楚藝璇愣了片刻後便捧腹大笑。

「哈哈!你有錢?」

「薛陽!你是想笑死我,然後好讓小妤真的跟你在一起嗎?」

薛陽頭疼不已。「媽!錢真的是我自己的。」

楚藝璇咧着嘴角道:「你有錢?你要是能有錢,小妤也不會跟着你吃這麼多苦了。」

「算了!我懶得跟你計較,小妤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

「東西沒做的先放着。」

說完楚藝璇扭頭便走,眼裏面陣陣怪異。

薛陽有錢?

太陽能打西邊出來,他薛陽都不會有一毛錢。

廚房裡,薛陽眉頭緊鎖。

楚藝璇的嘲諷自己根本不在意,自己更在意的是沈妤晚上不回來。

在這個家裡沈妤晚上從來沒有在外面吃過飯,每天都是雷打不動的回家吃。

甩了甩頭,薛陽也沒有多想。也許是沈妤馬上就要入職沈氏公司了,心裏高興跟她的朋友在外面慶祝吧!

帶着這樣的想法,薛陽隨便炒了幾個素菜就沒再動手了。

晚飯,也就這麼應付過去了。

飯桌上,楚藝璇倒也沒再碎碎念了。

薛陽無能歸無能,但做的菜絕對是大師級水平。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說歸說,鬧歸鬧。

自己還是知道自己的廚藝的。

喂狗,狗都嫌棄。

撂下筷子,楚藝璇吩咐薛陽去洗碗後便回自己的卧室了。

如今的這個家,愈發的冷清了。

大女兒出嫁後一年不回來幾趟,小女兒也出國留學了。

自己那個死鬼丈夫如同人間蒸發了,十幾年都沒有音訊。

剩下的沈妤雖然留在自己身邊,可自己天天跟防賊似的,防着薛陽。

不由的,楚藝璇感嘆自己命運不濟。

可自己心裏清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現在的薛陽跟沈妤在一起。

而此時薛陽自然不知道楚藝璇心裏是怎麼想的。

碗,自己洗好了。

地,自己也拖了一遍。

甚至連衛生間的馬桶,自己都刷了一遍。

可沈妤還是沒有回來。

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薛陽猶豫片刻摁出了那個閉着眼都能撥通的號碼。

一陣鈴聲響起。

薛陽詫異的看向了房門,這鈴聲居然就在門外面。

啪嗒!

推開門的一瞬間,薛陽起身迎了上去。

面前的沈妤臉色微紅,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一樣誘人。一身職業裝扮更是添了幾分魅惑。

細嗅之下,身上一絲濃厚的酒味。

猛的,薛陽身體一怔。

在這濃厚的酒味中,自己聞到了一絲淡淡的香水味。

而且這種香水味並不是女士香水,更何況沈妤的房間里從來沒有香水出現。

想到早上沈妤眼神閃躲的樣子,薛陽突然覺得自己的頭上好像有一種顏色。

就像那綠油油一片的小草顏色。

連忙伸出手,準備去扶住沈妤的薛陽不由問道:「小妤,你喝酒了?」

沈妤微不可察的避開了薛陽的攙扶,語氣也是很平淡。

「嗯!」

簡單的一個嗯字後,沈妤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走。

路過餐桌前,沈妤腳步頓了一下。

那還冒着熱氣的菜在提醒自己。

她,沈妤!

現在已經結婚了。

在這個清冷的家裡,有一個叫薛陽的男人在等她回來。

回眸看了眼失神的薛陽,沈妤覺得自己今天應該早點回來的。

只是一想到爺爺當初的棒打鴛鴦,沈妤心裏的那一絲內疚被不知名的恨意給取代了。

是的,她沈妤恨薛陽。

是恨入骨髓的那一種。

可這種恨,她沈妤自己也不清楚還能夠堅持多久。

一年……

三年……

還是一輩子……

也許可能會永遠的這麼恨下去吧!

這種恨,讓她沈妤不敢輕易吐露出一絲心扉。

「薛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