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離婚後前妻懷了我的孩子怎麼狠心割斷與他們的關係 第3章_家璐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背後的聲音由遠而近,似乎是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薛陽手上面的動作緩了一下。

轉身抬眸看去,來人二十齣頭模樣。西裝革履,好不霸氣側漏。

來人走到薛陽面前,口氣依舊道:「你看上的這個東西,我要了。」

薛陽眉頭一皺道:「先到後到,鼻煙壺是我先看上的。」

薛陽如是說,心裏卻是嘀咕不已。

自己第一次出手,就碰到這樣的事,沈乘風誠不欺自己。

鑒寶,醫術,古武,心法等等……

他教自己的那些東西,已經全部融會貫通了。

今天如果不是為了完成楚藝璇的任務,自己是絕不會來這裡的。

「我王少傑看上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

名叫王少傑的男子語氣傲慢無比,說完便傲然站在薛陽面前大有一副沒事找事的樣子。

「王少傑,江城王家的小少爺……!」

「原來是王家的人啊……」

面對眾人的議論聲。王少傑似乎很享受這樣的場景,對着薛陽便投去了得意的目光。

薛陽冷聲道:「那又如何?東西是我先看上的,錢也是我先付的。」

王少傑語氣輕佻道:「你問問他敢不敢當著我的面收你的錢?」

被王少傑這麼一說,薛陽目光不由的放在了了珍寶閣的員工身上。

此時員工卻一臉為難了。

王少傑,自己得罪不起。

可鼻煙壺確確實實是眼前這個男人先看上的。

叮!

「平台到賬一百元。」

薛陽付完錢,便拿起鼻煙壺準備離開。

自己現在可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

「小子,你在找死!」

面子掛不住的王少傑的話音剛落,跟在其身後的手下便立馬圍了上來。

眾人見狀,都躲的遠遠的。

幾個手下圍住薛陽後,王少傑一臉得意。

「怕了嗎?在江城,有誰不知道我王家的大名?」

「小子,把東西留下。」

「我心情好,也許會放你一馬。」

如此囂張的王少傑,讓薛陽內心裏那一絲逞強好勝之意油然而生。

「東西就在我手裡,你有本事就拿去。」

王少傑臉色一寒,嘴裏啐一句國粹。「給臉不要臉,都給我上!」

幾個手下得到命令立馬捲起袖子,正要好好教訓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住手!」

一聲冷喝中氣十足。

眾人抬眼看去,一個五十多歲模樣的男子走了過來。

胸口處,別著一個燙金的銘牌。

「周波?」

看見來人,王少傑眉頭皺了皺。

名叫周波的中年男子便是珍寶閣的經理。看了眼薛陽後,周波的目光便放在了王少傑的身上,臉色立馬露出一副老好人模樣。

「王少,今天好興緻啊!」

見周波如此給面子,王少傑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再好的興緻,也被這個小子給打攪了。」

周波卻語氣依舊,「王少是大人物,何必跟一般人計較?」

「況且這個鼻煙壺只是我們珍寶閣檔次最低的玩意,如何能入王少的眼?」

「王少真要是有興緻,不如去二樓逛逛?」

「相信那裡的東西,王少一定感興趣。」

見周波如此,王少傑也知道伸手不打笑臉人。況且周家的地位也不差,跟王家一樣在江城名聲鵲起。

自己前來踩點,也是想替爺爺請來的高手打個前站。見周波如此,王少傑也是順着周波的話借驢下坡了。

「行吧!今天給你周家一個面子。」

「周某謝過王少,王少請!」

餘光瞥了眼薛陽,王少傑冷哼一聲徑直上了樓。

這個毛頭小子,早晚有的是時間教訓他。

王少傑走後,周波臉上笑容全無。

然而轉過身後,周波就如同川劇變臉一樣再次笑容依舊。

「擾了各位的興緻是周某的錯,大家繼續!」

「今天各位在這裡所有的消費,珍寶閣打九折。」

周波的話立馬引來所有人的讚賞。生意人個個都是人精,說的就是周波這種人。

薛陽心裏一陣嘀咕後,便不準備在這裡多做停留了。

手裡這個鼻煙壺,自己拿到別的古玩店再一轉手。

別說鮑魚了,熊掌都能買的到。

「先生,留步!」

薛陽腳步一頓:「有事?」

周波雙眼笑眯眯,一副討好模樣。「先生真的好眼力!」

薛陽愣了一下,周波的這句話顯然是發現了什麼。

「先生手裡的這個鼻煙壺,周某願意以百倍的價格回購,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一時間,薛陽更加肯定心裏的猜測了。有眼光的人,可不止自己一個啊!

「百倍?難道這個鼻煙壺是真的?」

……

「周波是珍寶閣的經理,眼光應該沒有錯!」

珍寶閣里的議論聲,薛陽聽的仔細。可臉上卻是一副意外模樣。

「百倍的價格,是不是有點多了?」

周波笑着搖搖頭。「百倍只是我說的價格,先生若是不願意,我們可以進去細談。」

「不用了,我願意。」

薛陽的直截了當輪到周波傻眼了。眼前這個鼻煙壺到底值多少錢自己心裏有數,這也是為什麼自己親自處理這件事的原因。

「你反悔了?」

回過神,周波笑容依舊。「先生說笑了,生意人貴在誠信。」

「先生願意割愛,周某自然不會反悔。」

薛陽不再言語。自己簡單的一次出手,就引來這麼多的麻煩,看來以後必須得謹小慎微點。

幾番周折後,周波收回鼻煙壺。而薛陽看着手機里那五位數的餘額,嘴角笑意迥然。

自己,終於有點價值了。

不再是一個只會洗衣做飯,混吃等死的廢物了。

看着離去的薛陽,周波眼神意味深長了起來。

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腳步飛快的去了樓上的辦公室。

推開門!

周波語氣恭敬。「大少爺!」

偌大的辦公室玻璃窗前。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背對着周波,語氣里一絲詢問。

「你說剛才那個人是運氣好,還是真的懂鑒寶?」

周波沉思片刻道:「大少爺!以我多年來的眼光看,他是運氣好!」

聞言,男子臉色一陣落寞。「看來,爺爺的這個方法並沒用。」

周波連忙開口道:「大少爺,要不今年的鑒寶會讓我去?」

青年男子轉過身擺擺手。「算了!以你的本事即便去參加這次鑒寶會,也只會丟周家的臉。」

聞言,周波臉色尷尬不已。

青年男子見此又道:「好了,你也不用多想什麼。」

「你的能力處理這些簡單的並沒有問題。這裡交給你了,我先回去稟告爺爺這的事。」

「大少爺,慢走!」

男子不再言語。走到門口的時候卻止住腳步。一股子威嚴之氣瞬間散開。

周波身體一抖。「大少爺,還有事?」

青年男子背對着周波聲音冷冽。「王家的有些欺人太甚了,你知道該怎麼做?」

聞言,周波臉色一正。「大少爺,我懂。」

青年男子點點頭。「那就好!一千萬是我的底線,就當是給王少傑一個教訓。」

周波臉色一正道:「大少爺放心。我保證讓王少傑今天把一千萬留下來,東西也一件帶不走。」

不再言語,青年男子離開了辦公室……

而另一頭的薛陽,此時也終於完成了楚藝璇口中的任務。

老母雞,是土生土長的老母雞。

鮑魚跟猷蠓,更是新鮮無比。

拎着東西,薛陽離開菜市場往家裡走心裏也是一陣開心。

任務完成,自己也沒暴露什麼。

挺好。

經過江城中醫館時,薛陽駐足片刻。

想了一會後薛陽才走了進去。自己的身體目前還需要繼續再調理調理。

薛陽一進門,店員便客客氣氣的迎了上來。

「薛先生,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