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1章 求婚在線免費閱讀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2章 就你這個檔次在線免費閱讀

「你說的保護我,就是上床保護我?把我給睡了?」

房間內,惱怒的女聲傳來。

葉天看着床上的一抹殷紅,恨不得給自己打個巴掌。

他是個退伍軍人,受人之託保護凌霄集團的女總裁慕容凰。

可就在昨天剛剛來慕容凰家裡剛敲門,就看見慕容凰衣衫不整,眼神旖旎。

沒等葉天反應過來,就被慕容凰一口吻住。

本來反應極快的葉天這一次竟然直接沒有反應過來,直接呆愣當場,然後被慕容凰拉入屋子之內。

兩個人足足瘋狂了一夜。

「對不起,我會補償你……」

「呵……補償我?」

慕容凰的目光清冷,看向了葉天:「你除了體力不錯之外,還有什麼能賠償我的?」

「退伍待業在家,可以說得上是家貧四壁也不為過吧?」

「我一瓶香水就夠買你命的錢了,你拿什麼補償我?」

慕容凰攥緊床單,看着面前的葉天,只覺得荒謬!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女總裁,卻和一個無業人員一夜風流……

這他媽算什麼?

一股屈辱和懊悔在慕容凰心中泛起,讓她紅了眼眶。

本來想要還嘴的葉天也只能低頭不語。

就算是慕容凰被下藥了,先親的自己,可人家畢竟把第一次給了自己。

如今再說什麼借口,太不爺們了。

抬起頭,葉天認真道:「我願意對你負責。」

「你說什麼?」慕容凰下意識抬起頭,問向了葉天。

葉天再次篤定回答:「我願意對你負責。」

「負責?就憑你么?」慕容凰直接被葉天氣笑了。

葉天看着慕容凰的臉,也一下子止住了話。

是啊。

他一個無業的退伍老兵。

要手藝沒手藝,要技術沒技術,負責人家女總裁的後半生?

家裡沒鏡子總應該有尿吧?

「想要對我負責的人在蘇杭可以繞三圈,你算什麼東西,也配么?」慕容凰看見葉天沉默不語,話語更重了起來。

「我可以保護你。」葉天說道。

「呵……給我滾,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一邊說著話,直接從一旁的錢包裏面抽出來一沓錢,直接甩在了葉天的臉上。

「拿着錢,給我滾,今天的事兒不許說出去!」

紙幣打在了葉天的臉上,葉天心中忽然有些醒悟。

在對方眼裡,自己可能也就是一個玩物。

自己不過是自作多情罷了。

「錢我不要,今天的事兒我也不會說出去,我也希望你保密,不要壞了我的名聲。」

葉天站起身來,看了看床上的慕容凰,留下一句話後,直接轉身離開。

慕容凰看見葉天直接離開,剛想要起身去打,但是身下的疼痛讓她皺眉。

只能看着葉天的背影怒罵道:「你個王八蛋……王八蛋!!」

……

葉天下了樓,掃了一個共享單車就直接前往醫院。

昨天為了給慕容凰當保鏢,他特意做了個體檢。

雖然已經用不上了。

但葉天最近始終感覺腹部有些不太舒服,索性就去醫院去取結果。

可是大夫的話,卻讓葉天呆愣當場。

「葉先生,根據您的檢查結果來看,您應該是白血病,目前來看已經沒有移植的希望了……」

葉天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點燃了一根煙。

葉天忽然有點恍惚感。

今天這一切,難道是老天爺看他要死了,所以發善心,所以給了他一個大美女睡一次?

……

鈴鈴鈴……

慕容凰的手機直接響了起來。

皺着小眉頭,強忍着下身的疼痛,慕容凰走過去拿起來手機,直接點了一下接通。

「總裁不好了,現在不少的網絡平台流傳出來了你的負面消息。」

「咱們集團的股價一路下跌,不少合作方都打電話詢問我們了。」

「很多董事也打過來電話關心……」

「總裁,現在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

慕容凰的俏臉直接生寒,白嫩的小手攥緊手機,但聲音還是依舊沉穩:「把負面消息都發給我看看。」

很快,慕容凰的助理就將消息發了過來。

慕容凰點開一眼,整個人如墜冰窖。

這些消息的畫面赫然就是她慕容凰親吻葉天,並且將葉天拉入到了房間之內的圖片和視頻。

所配的文字更是大膽:

【豪門女總裁半夜約炮野男人】

【總裁也寂寞,半夜偷吃風流】

消息沸沸揚揚,如今已經是滿城風雨了。

這對整個集團來說,都是致命的打擊!

慕容凰咬緊了嘴唇,扭過頭看了一眼剛才瘋狂過的床單。

腦袋裏面想的全都是葉天的那句負責……

可是,事到如今,這已經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

慕容凰吐出一口氣,直接拿出來了手機,打給了助理。

「十分鐘之內,我要葉天的全部資料。」

助理那頭很疑惑:「您要一個保鏢的資料幹什麼。」

慕容凰開口道:「求婚。」

慕容凰坐車前往葉天的家中。

表情陰晴不定。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這樣一個身價過億的女總裁居然要主動上門求婚。

可……

她別無選擇。

她身後是偌大的慕容集團,她的敵人實在是太多了,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屍骨無存。

她一路攀爬,終於有了如今的位置。

所以她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這場風波。

門打開,面色有些慘白的葉天開門。

一看見慕容凰,葉天眉頭就直接皺起。

一想起來慕容凰之前的態度,直接就嘲弄的笑了一下:「慕容總裁是過來羞辱我的么?」

想起來之前慕容凰將錢砸在自己臉上的時候,葉天的臉色就更難看了幾分。

之前的羞辱還不夠么?

慕容凰眼眸閃爍,看向了葉天一眼皺眉道:「我這次是來和你求婚的,我……」

「你要和我求婚?」

葉天一愣,有些難以相信的看向慕容凰。

這個女人之前還對他那麼厭惡憎恨。

如今竟然上門求婚,怕不是有鬼吧。

所以葉天直接就搖了搖頭。

看見葉天搖頭,慕容凰冷聲說道:「葉天!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深陷危機,你壓根就沒有這個機會?」

「危機……」

葉天眼睛眯起,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事情的關鍵:「有人用你我的事情,做文章了吧?」

說完這話,他心中自嘲的一笑。

若非是如此。

慕容凰這等高高在上的女人,怎麼可能會對自己動感情?

無外乎為了名利而已。

抬起頭,葉天看向了慕容凰。

「慕容總裁,我雖然沒有什麼檔次,也沒有什麼能力,但也是對待感情認真的人,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娶的,你還是請回吧。」

聽見葉天這話。

慕容凰聽見葉天這話,表情一瞬就陰沉了起來,高聳的胸膛直接起伏,語氣轉冷:「葉天,你要想清楚,這是你躍龍門的唯一機會,只要你和我結婚,房子車子我都給你買了。」

「房子你想要大平層還是想要別墅都可以。」

「車想要保時捷還是瑪莎拉蒂也可以……」

葉天直接抬起頭,打斷了慕容凰的話:「慕容總裁!我不是要飯的,更不用您來施捨,還是請回吧。」

說完話,葉天直接返回了房間之內。

直接將慕容凰給留在了外面。

慕容凰站在客廳之中,只覺得自己的臉上一片火辣辣的。

她作為蘇杭四大女神之首。

上門來求婚,居然被人無情的拒絕了。

這要是傳出去。

她會被人笑掉大牙吧。

慕容凰的面色難看,咬牙轉身走出了門。

剛上了車,就聽見助理說道:「總裁,追求您的王少今晚約您在湖畔餐廳見面……他或許能夠解決集團的危機……」

……

葉天轉過頭看向了門外。

看見慕容凰離開,心裏說不失落那是假的。

人非草木,誰能無情?

昨夜的旖旎已經牢牢記在了葉天的腦海裏面。

如果是之前,就算答應慕容凰也沒什麼。

畢竟拿了人家的第一次,就算人家用他做做文章也沒什麼的。

但……

如今自己已經是將死之人了,如果和慕容凰有了什麼消息,然後自己再死了,那可真的是害了慕容凰!

想到這兒,葉天自嘲一笑。

自己也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站起身來,葉天收拾着自己的東西。

他從軍多年,所以就根本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也就是爺爺當年去世的時候留給他的一本古籍還算值錢。

「不會是什麼修仙的功法吧?」

葉天眯着眼睛看了過去。

「嗯?和部隊裏面教的古法吐納術有點像。」

葉天在部隊裏面是特種兵之中的特種兵,有個教官就精通硬氣功,曾經傳授過葉天他們一些基本的吐納法。

看了幾眼,葉天就入神了起來。

情不自禁隨着古籍裏面的呼吸法開始呼吸了起來。

一直到天黑,葉天都在沉迷其中。

直到自己肚子都咕咕叫了,葉天這才咧了咧嘴,放下了那古籍。

看着古籍,葉天自己都覺得可笑。

真是有病亂投醫了,這世界怎麼能有什麼修仙功法?

但是葉天沒有注意到的是。

他這一入定,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而且隨着他吐出最後一口濁氣,他的臉色都變得好了一些。

剛剛睜開眼睛。

葉天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是老媽的電話:「小天,你今天相親你別忘記了……就在湖畔餐廳,你別遲到了!」